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个股 > 正文

股价下跌95%: “基因梦碎”的千山药机

2019-05-15 13:23 个股

本报记者唐唯珂广州报道

导读

截至年报日停牌,公司股价仅为3.81元/股,从最高点下跌约95%,市值也从最高近300亿元缩水至约14亿元。

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

近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七家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其中包括前几年明星股票“千山药机”,公司将于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就在4月26日,千山药机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营收2.01亿元,亏损24.66亿元。年报显示,由于公司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因此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本站报道记者表示,因宏灏基因主要涉及的高血压基因检测市场体量很小,也成为其难以进一步推广的主因。

早在2009年11月,

卫生部就发布了《基因芯片诊断技术管理规范》。该规范对医疗机构开展基因芯片诊断提出了很高的门槛,要求为三级医院,有卫生行政部门核准登记的医学检验科诊疗科目,有涉及生物安全的样本采集和处理的相应安全等级的,经卫生部临床检验中心验收合格的临床基因扩增诊断实验室,应配备数据保存及保证数据安全的软、硬件设施,相关数据保存不少于5年等。

千山药机主营业务自上市以来不断变更,从制药机械业务到药用包装材料再到烟花生产线,其间夹杂着各种并购、参股等扩张。而公司主营业务一直不赚钱,借钱投资也未获得预期收益。

在实控人刘祥华“打造千亿市值大健康公司”的口号下,多位股东、高管等关联人在转型的并购交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同时公司管理混乱,刘祥华胞弟刘华山占用数亿元资金给上市公司留下难以弥补的大窟窿,严重损害了中小股东权益。

危机逐渐爆发

业绩亏损、盈利能力不足的千山药机,逐渐在债务危机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一系列收购让千山药机从2015年开始债台高筑。为了获得融资,刘祥华以及当时的一致行动人,同为控股股东的刘燕、邓铁山、钟波等八人也都将手中股份进行质押。

到了2017年12月,千山药机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刘祥华等8名实控人正与其他方商谈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千山药机2017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然而,2018年1月,千山药机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末,千山药机负债达到42.95亿元,资不抵债,5家对上市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全线亏损。2018年末,千山药机净资产为-17.95亿元,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公司共有短期借款13.93亿元,有9.86亿元的短期借款已处于逾期未偿还状态,而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为3600余万元,其中有超过1400万元因诉讼冻结等原因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