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基金 > 正文

俞敏洪回忆被绑细节:一针给大象打的麻醉针,仅我一人活了下来

2019-04-25 18:42 基金

在新东方发展的过程中,有一个关于俞敏洪被绑架的故事在坊间流传很广。劫匪先后打劫了7个人,每人给予一针麻醉大型动物用的麻醉针,而这7个人中,只有俞敏洪活了下来。

这个略带传奇色彩的故事,既反映了当时金融体制的落后,也让俞敏洪对自己的行为有和深刻反省。

俞敏洪在新书《我曾走在崩溃边缘》中,第一次全面记录了这次事件。

新东方开办初期,报名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在周末。一般来说,一个周末我们能收50 万~100 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非常大了!但当时一到周末,银行除了对个人的存储业务外,对公业务是不开放的。也就是说,我们周末收上来的学费是不能存到银行的,银行根本不收。这笔钱放在保险柜里也不让人放心,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保险柜的位置,而且当时新东方租的还是一个漏风漏雨的破房子,那个门随便一撬就能进去。所以,在那么多人都知道的地方放这么多钱不合适。于是,就只剩下一个办法,拎回家。

为招揽生意,三轮车司机在自己的车顶贴上了 新东方 三个字。学员们则亲切地称之为 马自达

那时,我自己开车,也没有什么保安和司机,拎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后来就被人给盯上了。盯上我的人,原本就是一名犯罪分子,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这个人原来坐过牢,出来以后想改邪归正,就在北京的郊区开了一个度假村。当时到了暑假,新东方因为要给学生找上课、住宿的场所,在租度假村的时候认识了这个人。在决定租用度假村后,他要求新东方先付一笔钱,新东方答应了,并把这笔

俞敏洪回忆被绑细节:一针给大象打的麻醉针,仅我一人活了下来

钱付给了他。

结果暑假班结束后一结算,他应退还新东方3 万元。于是,新东方的财务人员就打电话要求他退还,可实际上他已经把这笔钱花完了。反复催要后,他就给我打电话说: 俞老师,我把这笔钱用完了,没有办法还钱,要不到明年你们再用我的度假村时补回去,行吧?要不我们暂时先这样? 我说: 没关系,也就3 万元,好说,反正我们以后还要合作呢!

也就是因为我这样一番话,让他觉得原来新东方很有钱。当时,他其实已经因为经营困难再次萌生了犯罪的想法。于是,他找了几个人跟踪我,结果发现,我每个周末会把学费拎回去。这时已经是1998年了,一个周日晚上,他们看到我一个人开车回家,就在我家门口把我给截住了,还给我打了一针麻醉大型动物用的麻醉针,就是给大象、老虎打的那种麻醉针。然后,我就晕过去了。我拎回去的钱也被他们全部抢走了,这笔钱是我们两天收的学费,大概有200 万元。